您好, 歡迎來到中國美術協會網 [請登錄] [免費注冊] 商鋪建站 | 藝術家建站 | 美術企業建站 | 藝術通 | 管理助手 | 設為首頁 | 添加到收藏夾 |
中國美術協會網
搜索排行榜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資訊 > 正文  

張仃與齊白石

時間:2017-2-17 15:08:54 點擊次數:4323

    作為一名未行拜師禮的弟子,張仃與齊白石有很深的緣。齊白石是中國近代美術史上的一個最大的神話,他以質樸的農夫之心,行優雅的文人畫之筆,打破了雅與俗、民間與古典的森嚴壁壘,創造了一個清新剛健、精妙絕倫的繪畫世界。這正是后輩張仃心馳神往、畢生追求的藝術境界。齊白石視繪畫為“寂寞之道”,認為只有那些“心境清逸,不慕官祿”、品格高尚的“真君子”方可從事,一直是張仃從藝的座右銘。

    張仃本是安于這種“寂寞之道”的人,在風雷激蕩、內憂外患的歷史洪流中,這個夢想被打破,使他無法像齊白石那樣,靠自己的畫筆,自食其力,而是成了一位革命的“公家人”,以自己的畫筆為革命事業服務,從此經受沖突與矛盾的考驗。“革命”的需要與“藝術”的規律,常常在他身上沖突交戰,張仃使出渾身解數,努力協調兩者的關系。然而,在激進主義愈演愈烈的歷史潮流中,“革命”最終還是吞噬了“藝術”。到了“文革”,張仃遭到殘酷的迫害,被打入“牛鬼蛇神”的行列,剝奪作畫自由。然而,“文革”的精神煉獄,催生了張仃的焦墨山水——這種更加純粹、品位更高的“新文人畫”,使他一步跨入藝術的大匠之門,證明“寂寞之道”并不寂寞。他與白石老人在藝術的天國拈花相視而笑。
    張仃生前藏有齊白石的繪畫珍品四件:《櫻桃》、《紅荷》、《竹籬葫蘆》、《葫蘆》,每一件都有耐人尋味的故事,可以見證他們之間的不解之緣。

   《櫻桃》人們都熟悉,因為它常年掛在張仃寓所的客廳里,與主人朝夕相處,兩看不厭。此畫尺幅不大,只有兩平尺,題材也平常:一只灰色的民間青花大瓷碗盛滿櫻桃,上有兩句題詩:“若叫點上佳人口,言情言事總斷魂”。行家知道,櫻桃缺少形色的變化,不容易畫好。然而到齊白石筆下,腐朽化為神奇,大小相似、隨意擺布的櫻桃,加上錯綜變化的焦墨短線——果柄之后,頓時生動起來,散落在外的櫻桃,與碗內形成微妙的呼應,再加上裝飾味十足的瓷碗的襯托,真是光彩奪人。加上兩句艷美的題詞,更是令人神往!
  畫的題款是“張仃先生正舊句,庚寅九十老人白石”。庚寅即1950年,那年齊白石實際年齡八十八歲,如此的高齡,筆力依然如此矯健,而且春心不泯,真是令人詫異。那么,張仃是如何得到這幅畫的呢?
    張仃老人生前從未披露過這幅畫的來歷,回想起來不免令人感慨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一班喜歡藝術的年輕朋友經常聚集在紅廟北里張仃先生的客廳里,賞畫談藝,這幅《櫻桃》曾讓大家飽盡眼福,居然沒有探聽一下它的來歷。這也證明張仃的低調,從不炫耀自己與齊白石的關系。直到張仃去世后,有一次我訪問張仃的學生、中央工藝美院退休教授羅真如先生,才解除這個懸念。那是1959年夏在頤和園北宮門的松林里,張仃給工藝美院裝潢系學生上國畫寫生課時捎帶出來的故事。以下是羅真如講述的內容梗概——
    1950年夏天,張仃提了一筐櫻桃去看白石老人。齊白石答應為他作一幅畫,一直未見動靜,張仃等不及了,便登門拜訪齊白石的“鐵柵屋”畫室。老人也不客套,收下櫻桃,讓了座,就徑自往畫室走去,張仃想親眼看看大師怎樣運筆作畫,卻被老人攔在畫室門外。兩小時過去了,還不見老人出來,張仃原以為齊白石作畫出手很快,看來并不如此。過了一會兒,白石老人略顯疲憊地從畫室里出來,把剛畫完的《櫻桃》交給他。看了畫,張仃恍然大悟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“齊白石作畫原來是那樣認真,那樣嚴謹!想必畫了不止一張,不滿意的扔進廢紙簍,難怪花那么長的時間。也許因為我的身份不一樣,是畫家,又是中央美院的教授,齊白石當然不肯馬虎。”
紅荷
    齊白石喜歡畫荷花,擅長畫荷花,同類題材的作品不計其數,然而論筆墨之老辣,構圖之飽滿,視覺沖擊力之強烈,要數《紅荷》為最。關于這幅作品的問世過程,張仃晚年依然記憶猶新,在文章中有詳細的記錄——
    辛卯(1951)年元旦,可染約我同去給老人拜年。當時老人客居在一位將軍家中。我們到后老人早餐已畢,精神甚好。老人元旦試紙,可染幫助磨墨,我為理紙。我們想看齊老畫長線,提議畫殘荷。因老人晚年畫殘荷很多,筆墨生辣,構圖奇特,集老人平生藝術修養之大成。老人寧神片刻,提筆落墨如錐畫沙,數尺長線緩緩而出,互相參差。老人以一生制印經驗,計白當黑。不久,荷桿主要構架形成,又以赭石寫出大面殘葉,以胭脂畫花,一大一小。隨后又反復推敲,增添小荷桿,更加疏密有致,于是落款辛卯元旦九十一歲白石老人。(《李可染藝術的繼承與創新》)
    這段文字,不僅生動見證了藝術大師從容不迫、收放自如的筆墨手腕,也寫下了張仃的虔誠與謙恭,文中末一句“落款”兩字后面,作者略去了“張仃先生法論”一句。但這一句恰恰表明,齊白石在作畫過程中感受到張仃在場的良好氛圍,唯其如此,才將此畫贈送給他。《紅荷》的收藏,與幾個月前的《櫻桃》有所不同,那次張仃被拒之于畫室之外,這次則是與齊白石的大弟子李可染一起,為老人理紙研墨,表明他與齊白石的關系近了一層。
竹籬葫蘆
    相比之下,《竹籬葫蘆》的收藏更具一波三折的戲劇性。1953年的一天,張仃來到和平門琉璃廠,走進一家畫店,在文物字畫叢中,一幅水墨小品令他眼睛一亮:這不是白石老人的手筆嗎?畫的是竹籬與葫蘆,筆墨酣暢沉雄,舉重若輕,精妙無比,附紙還有題跋:“手妙紙佳方有此畫(三尺紙之竹籬葫蘆也),百年后若不值百金,白石作鬼也應痛哭。壬申五月書此,附畫自藏。”原來是齊白石自藏的心愛之物,不知何故竟然流落到此地。張仃不假思索,當場以高價買下這幅畫,送到齊宅。老人見了,又驚又喜,驚的是自藏的寶貝被盜流出而不知,喜的是完璧歸趙,感慨之下,老人抽紙提筆,寫下:“此葫蘆是張仃弟所寶藏,他人不得竊奪去。九十三歲白石重看加記。”鄭重地將畫交給張仃。張仃將畫送到畫店重新裝裱,齊白石的兩段跋并列于詩堂,給此畫增加無限興味。這幅作品一直珍藏在張仃身邊,直到1966年“文革”爆發被紅衛兵抄走。所幸的是,十年之后完整發還,真的應了白石老人那句話“他人不得竊奪去”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次補題的跋上對張仃的稱呼是“弟”,而不是“先生”,這一改變非常重要,表明張仃與齊白石的關系已經發生質的變化。

    最令人拍案叫絕的,還是齊白石的絕筆《葫蘆》,畫面上一大一小兩個葫蘆,藤蔓紛繁,互相纏繞,落款是“九十八歲白石”,其中繁體的“歲”字筆劃寫錯。這一年老人自署年齡應為九十七歲(實際年齡為九十五歲),可見,老人是在神志恍惚的狀態下作此畫的。據美術史家王魯湘的考證論述:這張絕筆《葫蘆》一直秘藏于張宅,是京城美術界一個精英圈子里的赫赫明星。每隔一段時間,李可染、黃苗子、張光宇等畫家就相約結伴來到張宅,一起欣賞這幅作品。李可染對這幅畫的評價是兩個字:“絕了。”人問為什么絕了,他的回答是:“老人畫到這個歲數,糊涂了,連字都不會寫了。當時寫這個‘九’字,就問他:‘是往這邊拐還是往那邊拐啊?’等到寫‘歲’字,怎么也記不起來,就寫成現在這個樣子。”白石老人在糊涂的狀態下憑本能作畫,用筆用墨已經是天籟,筆墨中包孕的精、氣、神完全超越了白石老人的身體健康的狀態,是一種修養在完全自由自在自為的狀態下釋放。一個中國畫家只有到了這個境界才談得上是“天爵”,與此相比,包括白石老人以前的作品,所有人的畫都只能算是“人爵”。(《糊里糊涂畫葫蘆》)

    張仃是如何成為這幅絕筆《葫蘆》的收藏者的?這肯定是很多人關心的,其中必有耐人尋味的故事。遺憾的是,包括王魯湘在內,已經沒人能夠解開這個懸念。由于張仃的低調、沉默,加上當事人均已離世,這件事將成為永遠的秘密。但有一點卻毫無疑問:作為齊白石的真知音、真弟子,張仃成為絕筆之作《葫蘆》的收藏者,是順理成章的,也是令人欣慰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 資訊排行
    張繼山:筆耕在藝術的原野上,放牧...(2801次)
【美術資訊】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...(2002次)
著名書畫家李征(墨龍)先生應邀參...(1548次)
新時代書畫藝術領航者——刁鋒(975次)
著名畫家陳淑珍女士應邀參加青島易...(584次)
“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迎接第十三...(330次)
著名書畫家孫學藝作品賞析(315次)
 最近展覽
·2017年中國國家一級美術師鄭世武畫 浦東新區世
·“象外追維”謝增杰大寫意花鳥畫展 紅橋北大街
·“行一帶一路,品墨韻中華”-全國美術 中國國家畫
·痕跡:2017瞿順發水彩畫畫展 廣軒路29
·信筆游之——方廣智訪問學者山水畫作品 中央美術學
·張繼山丁酉新作畫展 龍亭東路7
·“書畫同源”著名畫家張志民作品展 東三環弘燕
·至樸文脈 往來傳新——中國畫名家七人 壯閣美術館
·“藝術未來”2015(中山)第二屆國 中山博覽中
·彩繪中原程顥情鄭州市第一屆花鳥畫作品 鄭州市升達
·墨韻新象-尹晶華水墨人物畫展 東莞市城區
 
關于中國美術協會網 | 廣告服務 | 聯系我們 | 著作權與商標聲明 | 法律聲明 | 服務條款 | 隱私聲明
授權者版權所有©2019
電話:010-62873646 傳真:010-62873646 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QQ:2516323857
 
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科技赚钱有什么 巴黎彩票游戏 微信支付赚钱的打码软件下载 因特娱乐群 梦幻打图不赚钱吗 同城游南昌麻将 卖百香果水加蛋挞赚钱吗 梦幻精致碎石锤赚钱 聚彩游戏 意淇港式下午茶赚钱吗 南京麻将三打四包规则 开串串店真的好赚钱吗 呼吸科不赚钱 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如何利用批发市场赚钱 万达卖文旅项目赚钱吗